你从世界走过

 文/程 瑾

 

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算是彻底糊了,较第一季收视率一落千丈,让某些急功近利的女明星翻红的愿望彻底落了空。唯有周笔畅,再次吸粉无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那个十六年前留着洗剪吹发型,唱着《笔记》的青涩女孩子,十六年后变成唱跳俱佳的舞台王者,镜头怼近时,她嘴角的法令纹清晰可见,可镜头拉远,她甚至比十六年前看起来还年轻活跃,舞姿利落歌声曼妙,极具辨识度。十六年的成长被每一次游刃有余的舞台表演印证。排练的日常,比起其他人或多或少的“作”和镜头感,周笔畅更显自然真实,比如别人对那英都是极尽溢美近乎讨好,她偏偏时时调侃“英子”,模仿搞怪之态常有,你在她身上看到三十加女性的成熟品质,尊重业内权威却也不惧自我挑战;她在台上尝试了包括爵士舞、现代舞等多种类型的舞种,演绎了多种曲风的歌,还展示了自己创作的《500万个灵魂和每一条皱纹》,先不说这歌曲到底有多好听,但这歌词是写得好的,“忽然已经半生,要爱我的人;请打开我,每一座围城;请拥抱我,每一颗灰尘;请珍惜我,每一种永恒;请抚摸我,每一条皱纹。”因为这首歌,许多人讲,她温温柔柔地长大了,成了真正收放自如、敢调侃皱纹的大姐姐。

 

周笔畅36岁了,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可怕,相反你看到现在的她好像比以前更自如了,不会费劲儿地取悦谁。“我从世界走过,疲惫却满载收获。”

 

在后来的电视采访中,周笔畅讲:“女性的美不能局限于年龄,希望人人都能正视自己,爱自己,甚至也爱自己的缺点。”虽然爱自己的缺点确实挺难的,但这个努力克服缺点的过程,恰恰就是成长的过程。尽管后来大多数人还是不成功的,因为你发现缺点这个东西,没有办法完全克服,更不可能让它消失,但平和地面对和接受了,也就算真正成熟了。

 

 

 

就大众关注的颜值来讲,尽管整容已经成为娱乐圈甚至全社会的流行现象,但整过容的人大都对此禁忌三分、避而不谈。周笔畅却是大大方方承认了,还调侃说,本来是想整成杨幂一样的脸蛋,可是出来之后,发现更像刘诗诗。她自己释然了,大家也不会揪着不放。但她并没有放弃对美的追求,还把对美的思考,代入了其音乐创作中,在她2019年发表的专辑《LUNAR》中,面对“什么是美”这个宽阔问题,她在专辑开篇提出更具体的追问:“DO YOU LOVE YOURSELF(你是否爱自己?)”并且明确表示,她希望传递的美的精神,就是不限定美的可能。在LUNAR巡回演唱会现场,周笔畅与全女子舞团攀上巨型阶梯装置,凌空回头绽放十余张完全不同的笑脸,共用一种自信模样,如此看来,她将开篇问题设置成了一道全选题,怎么做都是加分项。

 

当然她的成长不止这些,在20岁出道即巅峰之后,她先后与多家公司解约,经历沉寂和雪藏,曝光率远不如同期的李宇春、张靓颖,亦没有什么绯闻可炒,做初中生700字美文摘抄大全的音乐过于小众没有传唱度,经历过严重自我怀疑和抑郁。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时,远没有当初超女比赛时期那么火爆的人气。被问为什么会来乘风破浪这个节目?她淡淡地讲,只是想让观众知道我这么多年都干了些什么,她也的确用公演舞台证明了消沉之后的蜕变和成长。

 

采访中她感慨颇多,“少年人的底气是年轻、是天赋、是美貌,但中年人的底气,大概就是渊博的知识、过硬的业务能力,甚至是对一个事物的热爱。”想来,三十而骊、三十而奕,总得有什么可以支撑住你的点,而内在的这些东西是会随着年龄增长变丰厚的,是别人夺不走的,是你可以掌控的底气。无论到了哪个年龄,从事什么职业,但凡自己有了真本事,有了随时清零从头开始的学习能力,也就不怕什么变化了。